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工作动态
“南宁史话·名人篇”之一 | 马援伏波安澜万里行
发布时间:2021-11-22 11:34        来源:南宁旅游        
【 字体:

“万里精忠悬二柱,千秋灵迹护长滩。”这是镌刻于乌蛮滩伏波庙的一副柱联,亦是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固守边疆、保家卫国、马革裹尸、英雄一生的写照。该庙位于南宁市第一个县级市——横州市云表镇六河村龙门塘屯西南的郁江北岸,是为纪念马援征伐交趾、平定叛乱,指挥汉朝大军在乌蛮滩疏河通航而建的一座祭祀性建筑。这里是桂南地区规模最大的专祀马援的庙宇。1994年7月,乌蛮滩伏波庙被列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;2013年,乌蛮滩伏波庙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
乌蛮滩伏波庙外观

从伏波庙门眺望乌蛮滩

马援精于骑射、熟于兵法,少年立志报国,广为结交英雄豪杰。南北朝刘宋政权宣城太守范晔纂修《后汉书》“卷二十四·马援列传第十四”记载:“马援字文渊,扶风茂陵人也……援年十二而孤,少有大志,诸兄奇之……(援)常谓宾客曰:‘丈夫为志,穷当益坚,老当益壮’。”马援长大成人后,果然以为国尽忠为念,征战四方,先后率军平定西羌、征伐交趾、出兵边塞、靖乱武陵,为东汉朝廷立下了赫赫战功。

明代王圻、王思义辑录《三才图会》“人物·五卷”中所绘马援像

马援平生在南方立下的第一大奇功,即征伐征侧、征贰叛乱。建武十六年(40年),交趾郡的少数民族女首领征侧、征贰两姐妹起兵反汉,九真郡、日南郡、合浦郡均有相关部族与之响应,攻掠岭外六十余个城市、营寨。征侧自立为王,以麋泠县为王都。建武十七年(41年),东汉光武帝拜马援为伏波将军,以扶乐侯刘隆为副将,与楼船将军段志等领军二万人(其中包括苍梧郡的驻军)征讨二征。行至合浦郡,段志病故,光武帝诏马援兼并原属段志的水师。马援沿着海岸线前进,随山开道千余里,沿途还招募骆越勇士一万二千人,号称“交趾精兵”。建武十八年(42年)春,大军在交趾郡浪泊大破二征叛军。马援追二征至禁溪,屡次击败之,其众离散。建武十九年(43年)正月,斩杀二征,传首帝都洛阳。马援受封为新息侯,其部众亦大受犒赏。马援领军继续追击征侧的余部都羊等,至居风而功成,岭南悉定。建武二十年(44年)秋,马援班师回朝。

东汉时期,今广西之地设有苍梧郡、郁林郡、合浦郡,而今南宁城区尚无建置。南宁市第一个县级市——横州市当时的西南部为安广县辖地。宾阳县宾州镇古城村当时为领方县治所。安广县、领方县当时均属郁林郡,而郁林郡、交趾郡当时均属交州。马援征伐征侧、征贰叛乱,战事均发生在交趾郡,只是路经苍梧郡、郁林郡、合浦郡而已,然而其严律约束的军队所到之处,“辄为郡县治城郭,穿渠灌溉,以利其民”,发展了岭南地区的交通及灌溉事业,又大力推动耕作技术;尊重少数民族习俗、保留当地律法、起用当地人出任官职……如此一来,马援怎不受各地百姓拥戴?唐桂管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李翱在《准制祭伏波神文》(见于《李文公集》“卷第十六·祭文·十四首”)记录岭南各地建庙祭祀马援事时写道:“遗德不忘,爱留社里;筑庙以祭,人敬其鬼;久而若新,千岁不毁!”
马援征伐征侧、征贰叛乱的行军路线,自古以来有多种说法,至现代仍争论不休。其中,徐松石著、中华书局1939年印行《粤江流域人民史》“第十七章、岭南的开拓·八、岭南往代的交通”,施铁靖撰《马援征交趾经广西行军路线考》(见于《河池师专学报》1985年第3期),滕兰花撰《清代广西伏波庙地理分布与东汉马援征交趾》(见于《广西文史》2005年第4期)均认为:马援曾率军经过古南宁之地(有的是去程途中,有的是回程途中),并均特地点明其中有“乌蛮滩”。

乌蛮滩伏波庙的碑刻

东汉时期,乌蛮滩所在地即为郁林郡安广县。除了乌蛮滩伏波庙的诸多碑记,以及横州市自古流传的马援传说,还有一个佐证:2009年11月南宁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,南宁博物馆文物普查工作队联合广西文物考古专家,在邕江流域沿岸调查,发现南宁市同江村三江坡那城顶有一处汉代遗址。从该遗址存大量的残瓦片以及筒瓦、陶罐残片可判定,这里曾存在过汉代大型建筑,极有可能是一个军事据点。三江,即左江、右江、邕江;在汉代,左江可通交趾郡;而邕江流至安广县段,便是郁江,乌蛮滩在焉。这之间种种神奇的契合点,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当年伏波安澜万里行的马援。